• 文艺
  • [原创]辛也诗掇

    亮剑 2007-6-9/2020-9-1 点 689帖
    推 荐

    ^主亮剑2007/6/9 16:32:25

    [原创]辛也诗掇

    开辟者

    拾掇起
    分崩离析的心
    让不安的灵魂
    再做一次观光

    连同那血色的青春和有望的爱情

    生命的航程正是希望的起点
    年轻的帆虽早已哀鸿遍野

    一脚踩着磨难
    一肩扛着妄想

    那双坚苦卓绝的手啊
    便是独一的行囊

    不论荆棘布满在求索的路上

    哪怕黑暗总罩在前行的方向

    把那尚未抽芽的泪珠
    当作颗颗丰满的种子
    深深地埋在爱的土壤

    让潇潇春雨去滋润带着创伤的胸膛
    让夏日阳光暖和地抹在沧桑的脸上
    用并不亏弱的神经去开垦天亮和曙光

    只要沙哑的嗓子还能歌唱
    就没有理由 停止开辟

    等到秋天
    空空的行囊
    肯定会填满成就和希望

    思想者

    你弯弓的模板
    是勇者从不屈服的光盘
    你隆重的影像
    是智者永不妥洽的绝唱
    你静坐的旗杆
    是忍者绝不退避的张扬

    你有琴心剑胆
    你知春暖夏凉
    你有铁血柔肠
    你知光阴似箭

    雪雨风霜
    凿不碎你磐石孵出的意志
    雷鸣电闪
    击不垮你渐次钙化的脊梁

    你用全裸的思想
    洞穿监禁已久的城墙
    走进世界广场的中央

    你用深邃的瞳孔
    扫瞄着来而复往的走廊
    陡然惊现
    病毒原来长在踏实的心上

    你用秃顶的灵魂
    笑纳了顶礼膜拜的展览
    你用滚烫的沉默
    打坐出高僧难解的 禅

    没有伸进你的耳朵
    和你攀谈 谁能

    破译你的答案
    品味你的思想

    弹剑而歌

    心被一瓣一瓣碾碎
    眼里凝固的是玫瑰
    褪去的绛红
    磊在枕中的梦
    都还没来得及圆成
    边塞古城墙上
    那迢遥的一轮冷月

    把着先驱太阳穴上
    奔腾腾跃的脉搏
    悄然把耳贴近
    天籁之声
    从春秋战国的烽烟里
    走来

    古老 原始的工艺
    重复着一次又一次
    艰巨的打击
    咬紧分娩前的阵痛
    通过水与火的洗礼
    呱呱坠地的呐喊
    注定是你不朽的颤音

    你有刚直不阿的天性
    你有坚贞不屈的意志
    你是光明坦荡的化身
    你是高尚正义的缩影

    你横空降生 一体成形
    你张弛有度 刚柔相济
    弹剑而歌 与你共舞
    划破时空 魂萦天际

    不是

    不是所有的话都来得及沉淀
    不是所有的心都来得及贴近

    不是所有的间隔都是曲线
    不是所有的误区都是深渊

    不是所有的文字都是结论的代表
    不是所有的注释都有注脚的必要

    不是所有的交往都要戴着面具
    不是所有的重逢都要等到秋天

    不是所有的印象只逗留在起跑
    不是所有的结果都比过程重要

    不是所有的妄想都肯定不会杀青
    不是所有的入手下手都注定没有结局

    即使

    即使你是一颗流星
    在我生命的轨迹一划而过
    我也依然 虔诚地
    等候你穿越时刹那光芒


    即使你是一滴露珠
    在我廋弱的枝叶刹时闪亮
    我也依然 庄重地
    期盼你离别时剔透的目光

    即使你是一朵浪花
    在我奔腾的岁月时隐时现
    我也依然 痴情地
    守候你重逢时顽皮的相拥

    即使你是一道彩虹
    在我繁多的影像短暂粲焕
    我也依然 神圣地
    愿望指望与你的牵手 再铸辉煌

    如果

    如果
    你是月亮
    我就是天外
    让你亲密地依偎在我平和的胸上

    如果
    你是小鱼
    我就是流水
    让你快乐地周游在我透亮的心里

    如果
    你是花朵
    我就是绿叶
    让你娇媚地绽开在我荒凉的额上

    如果
    你是风帆
    我就是港湾
    让你舒坦地停靠在我孤单的臂傍

    如果
    你是大厦
    我就是基石
    让你安定岳立在我坚实的肩上

    如果
    你是飞鸟
    我就是树梢
    不论你是短暂的栖息还是要永久地筑巢
    抑或是继续飞翔 更比天高
    永远都有我最专注的目光 最深情的祈祷

    踏青

    满坡的青草
    用绿渲染着整个春季
    定格成
    一帧盎然生机的明信片

    一目了然
    舞蹈着的蝶影
    欢快地踏着
    逍遥自在的旋律

    一缕暖暖的阳光
    柔柔地抹在
    一袭红色长裙上
    光着脚丫
    轻轻地吻着这一方碧绿

    偶尔 远处
    树梢上揭露的一声低唱
    也生怕
    惊扰了两颗心交织着的梦靥

    也许
    一切将终结在黄昏之后
    梦醒时分
    但 只要驻足在春的深处
    就要把她镌刻成
    一座永久的回忆

    探花

    踩着船工号子
    被舵主
    俊美的神话
    牵引

    一道风景
    果然
    竖立在江边

    旋即 飞进花芯
    瞻仰 树连天
    那层层迭迭的紫云
    正是儿时放飞的风筝


    燕江 五月的风
    裁出一纸缤纷
    就这样 一遍遍
    贪心肠吮吸着专家的写意

    先期而至 邂逅的新朋
    也在用快门
    记载着不同却相通的心声


    回首 紫色的黄昏
    我们交臂牢牢攥紧肩上那根
    轻飘飘的 纤

    品茗

    一支花伞 走近
    我的视野含糊在
    雨夜
    顺手泡 自动
    让神气徐徐 沸腾
    暖流从壶嘴 渗透

    盖碗捂后
    破壳而出的童话
    编织着点点滴滴的梦呓
    用唇品读着杯中的双眸
    浮起的绿意
    使单纯的心
    在盘里交汇

    披在窗上的雨帘
    也将初始的演义
    融化在浅浅的缸里


    夜 随着小伞
    渐次走远
    余香掬在我的 手心

    驴.磨

    背负着艰巨的信仰
    肩驮着巍峨的信心
    拖拽着自以为神圣的任务
    任凭岁月侵蚀着
    垂垂衰垮的身躯
    任凭时光把棱角垂垂地磨平
    纵然
    把原始的情感和膨胀的勇气
    也一起储藏在循环不息
    日复一日 自己犁出的旋涡里
    依然
    当仁不让地奋勇向前
    固然
    所有的努力
    只是在原地划了个圈

    但别无采用
    因为 你已经采用了
    就肯定要为它付出代价
    乃至整个生命

    ^688亮剑_22020/9/1 6:23:03

    《也许我一启齿,就一举成名》



    《也许我一启齿,就一举成名》

    辛也


    我没关系默默地坐在这吗
    就像这块石头


    我不是无话可说
    而是,有话却说不进去


    我的孤独就像天边那颗星星
    无依无靠,形单影只


    这块石头比我还寂寞
    他再也不关心潮起潮落


    而我皮相和水一样平静
    内心却暗潮涌动


    如果,来日诰日我忽然惊醒,
    也许一启齿,就一举成名


    2020.07 .23.02.44初稿/07.25.00.03定稿于燕城将军山


    ^687亮剑_22020/8/30 21:39:34



    8月25日(星期六)至26日足球市作协及足球燕江诗社20余名作家、诗人应尤溪百桂山庄主人张祥煜之邀前往采风。上午7:30。足球论坛。
    10点左右达到尤溪县城后,湖光山色任由自然。午后,还有桂花酒的余香。足球论坛。次日(26日)上午全体自由活动,以朴实纯正的情怀宴请来宾。我等在入住的居得轩不但有红杉木的芳香,足球论坛。桂花鸡,主人捧出桂花酒,百桂迎宾酒宴,足球比分论坛。百桂守业实绩。后观察游览了居得轩、久园、怡然居三座仿古民居。晚,在百桂会客厅换取座谈听取百桂文明,一干人等先后游览观察了尤溪县博物馆和朱熹文明城。下午。


    百桂园,有一个俊美的神话

    辛 也


    如果你没有走进尤溪的梅仙
    也许,你就不熟识熟练百桂园的地舆


    一座百桂园
    就是镶嵌在梅仙的一颗明珠


    园里有百桂飘香
    园里还有红柚满山


    涓涓细流涌进了人们的心田
    也在这会聚成湖,桂湖有锦鲤相映


    拥有三百多间客房的三座仿古民居
    每间都充塞着百年红杉木的芳香


    桂花酒,桂花鸡
    更是让你大醉忘返


    波光粼粼,湖光山色中
    一个勤劳朴实的身影正在制造俊美的神话


    2020.07.28.20:22于燕城将军山

    ^686亮剑_22020/8/30 21:35:47

    发重复了

    [淘气]

    ^685亮剑_22020/8/30 21:20:08

    守望



    《守望》

    辛 也

    其实,你知道我的心思
    就像那片云,顽固地守望着一棵树


    云会告诉你:或晴或雨
    或有风吹草动


    植根于大地的一隅
    你不用太过属意飘零的落叶


    即使,我在迢遥的天穹
    我的身后,永远湛蓝一片


    只是立冬过后,天气渐凉
    我想:所有的阳光都会覆盖在你每个细节上


    2019.11.22.0:23分于燕城将军山


    ^684亮剑_22020/8/29 0:42:24

    《无言的结局》



    《无言的结局》
    --- 悼昌政

    辛 也

    我无法把指针往回拨
    就像我挽留不住你的脚步


    一滴泪从你的眼角缓缓滑落
    入夜了上去


    “自脚趾而上,一寸一寸荒凉”
    更多的泪会聚在含糊的远方


    氛围凝固,时间定格:
    2019.12.24.19:35分


    我知道,你还有很多诗话想说
    可是你累了,你说不进去


    往后,我要还是酒后三鼓电话你
    我还能听到你的回音吗

    2019.12.27.01:23于燕城将军山


    ^683亮剑_22020/8/29 0:33:55

    《大雪》

    《大雪》

    辛 也

    本日,大雪
    宜围炉煮酒,宜思量师友


    可是,此刻
    我形单影只


    一个电话
    才知道天寒地远


    阳光,有时也浮于皮相
    我的体温,和节气同步而降


    急剧变化的不但是气温
    还有我的神气


    冷,从内部分散
    我说不出话来

    2019.12.足球社区互动。07晚22:56分初稿12.09.22.20分定稿于燕城将军山


    后记:
    11月18日晚22:20许,文朋诗友才得悉。此刻每天有些好起色,赖微公布昌政大哥病重转回三明,足球现场直播。一贯到12月12号,不用去了。由于眷属亲朋央浼不分散此消息,足球直播论坛。华林来电说大哥要转院厦门,和昌政大哥见了面。过后当我和赖微、刘维铨计划前往广州时,足球比分论坛。到底三明诗群成员他离大哥最近。第二地下午华林又赶往查询拜访,华林见到嫂夫人及詹公子。足球赛免费直播。华林回来和我电话后我叮嘱他只要有时间每天都要去看大哥下,昌政大哥已安眠,并告诉他我顿时接洽在广的华林前往探望。[原创足球论坛]辛也诗掇。10点多华林赶到医院,我立马就掌握不住自己痛哭失声,他用沙哑而虚弱的声音告诉我在广州某医院,足球论坛。第三个接通了,我给他挂了三个电话,我猛然发现:至12月1日大哥在三明诗群最后一次发言后已有三五天没声音了。原创。我酒后大约晚21:30几分,12月6日晚,我没事。足球。就这么过了些光阴,就是想你了挂个电话。我问他在忙啥呢?他说在做胃镜。我顿时问啥题目?住院了没?我赶去三明看你。他说:你别来,问我有事吗?我说没,接到大哥回电,结果无人接听。次日上午8:30左右,即电话骚扰过去,我酒后又想念师长昌政大哥。

    让我们一起为良师益友祈祷!? ? ?
    昌政大哥,挺住,就是胜利!? ? ?

    2019.12.19.晚23:06分补记


    ^682亮剑_22020/8/28 21:57:21

    《我是一台废弃的留声机》

    《我是一台废弃的留声机》

    辛也


    我无法忘怀你
    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例如,这张照片
    记载了我们的曾经


    我古怪的表情,符合墙上的展示
    而你就是那个行将登台亮相的主角


    我们一起走过的时光
    如同墙上悬挂的老唱片


    如果没有封闭它
    它不会轻易绘声绘色地再现


    此刻,我们似乎有一段间隔
    各自为营,各为其主


    我知道你再也不会
    把那些单纯的的消息,拧的大声些


    此刻,我好像成了一台
    废弃的留声机


    2019.08.26.00:11分于燕城将军山


    ^681亮剑_22020/8/28 21:49:58

    《或者和夏娃有关》


    《或者和夏娃有关》

    辛 也

    他们匀称地分布在地平线上
    日照西移,雷池还是


    他们会越过那道封锁线
    触碰一下那颗禁果吗


    所有的结局
    都只是一颗苹果的间隔


    我看不清
    你我真实的相貌


    我搜捕到的
    只是如影随形的样子容貌


    2019.12.2晚22:30于燕城将军山


    ^680亮剑_22020/8/26 22:52:12

    守望



    《守望》

    辛 也

    其实,你知道我的心思
    就像那片云,顽固地守望着一棵树


    云会告诉你:或晴或雨
    或有风吹草动


    植根于大地的一隅
    你不用太过属意飘零的落叶


    即使,我在迢遥的天穹
    我的身后,永远湛蓝一片


    只是立冬过后,天气渐凉
    我想:所有的阳光都会覆盖在你每个细节上


    2019.11.22.0:23分于燕城将军山


    ^679亮剑_22020/8/26 22:44:16

    《去开封》外一首



    《去开封》

    辛 也

    上升,上升。络续上升。
    穿过云层,上升到一万米的高空。


    我的肢体被悬在地面,
    感觉像在家里的沙发上做梦。


    我似乎在穿越时空。
    其实,我有猛烈的恐高症。


    我在云端,
    斗胆向眩窗外瞟一眼中原大地。


    亏得江山还是,没有一丝悬念。
    飞机在郑州落地,我仿佛回到人间。


    2019.08.07 0:22分于燕城将军山



    《开封,我有君临天下的感觉》

    辛也

    到了开封,我看到古城墙
    还有护城河


    这,让我想起狼籍的烽火
    和逐鹿中原的硝烟


    八朝古都,有多少帝王将相
    挽回太平人间


    本日,我拜谒了龙亭六朝皇宫
    顺着台阶向上,我兢兢业业


    我知道潘杨二湖,左右着君王
    哪怕画桥烟柳,烟波浩荡


    我知道
    浑者自浑,清者自清


    登上大殿前的最后一步台阶
    转身一看,忽然有种
    君临天下的感觉


    2019.08.08.01:23于燕城将军山


    ^678亮剑_22020/8/26 22:36:57

    新期间中国开封包围诗歌研讨会



    2019年7月27日-30,应“新期间中国诗歌包围开封研讨会”组委会之邀。
    26日下午,又与包围现任社长藏马,情意浓浓。论坛。晚宴十点多完成后,举杯共饮,足球。新朋故友相见甚欢,陆续抵达的全国各地诗人百余人相聚“国宴楼”,论坛。入住开封宾馆永泰楼。是夜,[原创足球论坛]辛也诗掇。又和福州诗人宋醉发一起四人乘组委会调整接送的专车奔赴开封府。薄暮时分,并与先期抵达的三明诗人卢辉一道三人同机飞抵郑州后,取好组委会预定的来去机票,辛也前往莆田与包围诗社第一任社长本少爷会合于27日中午达到福州长乐机场。
    28日上午,“三明诗群”得到中国十大诗歌论坛奖,文艺颁奖诗歌诵读晚会入手下手,足球论坛。为期一天的研讨活动正式入手下手。28日晚七点,开封市副市长刘震致揭幕词。
    29日,开封府、山甘陕会、龙亭铁塔、西湖都留下了诗人的身影和足迹。足球。晚,为期一天的诗人采风活动从大相国寺入手下手。
    开封,我们来了!
    但,你不要问,我是谁。
    也不要问,我来自哪里。
    你只要记住开封,记住包围。
    记住这个让我们开释情感的夜晚!

    2019.08.01于燕城将军山



    ^677亮剑_22020/8/26 22:18:42

    开封,充塞着一坛老酒的气息



    《开封,充塞着一坛老酒的气息》

    辛 也

    这年的七月
    我走进了八朝古都


    开封
    我联想不到你没翻开的格式方式


    我是大山里走来的孩子
    只有在这宽敞的地域,我才知到要一路向北


    本日,我们会合
    当然,我们更要包围


    所有的高温
    都是八朝帝王御赐的热情


    开封,一坛老酒
    此刻,正充塞着深远的气息


    2019.07.29凌晨4:32于开封府有感


    ^676亮剑_22019/9/14 0:19:28

    我的内心和暮色一样



    《我的内心和暮色一样》

    辛 也

    暮色沉沉
    我有话,可我说不进去


    一座天桥从我内心横穿而过
    我的村庄变无暇洞


    正对面的山,也许是它高大的反面
    我的耳边只剩下一些蝉鸣


    一盏灯没关系照亮一个角落
    何以照不到我的全部




    2019.06.29.20:19分初稿。
    此诗发表在9.11《三明日报》

    ^675亮剑_22019/8/21 16:27:53

    或者,和端午有关



    《或者,和端午有关》

    辛 也

    我不知道谁
    以自己的躯体关闭了一条江河的大门

    流水不惊
    一股青烟从细密的江面升起

    我们从此追逐着流水
    我们永远包裹一些心思

    而本日,每一条江河
    都以他的姿势叩响所有的水花

    2019.05.30.凌晨01:24分于燕城
    注:本诗于6月4日发表在《三明日报》“端午征诗”。


    ^674亮剑_22019/4/15 22:41:50

    《一朵花裂变的声音》



    《一朵花裂变的声音》


    辛 也


    那么多的雨水
    喂养着河流


    肥大的池塘变得丰满
    蝌蚪的尾巴成了短暂的回忆


    蛙声一片
    唤醒人间四月天


    谷雨行另日临
    夏天也就不远了


    我走过的田埂伸向他方
    我们无法阻挡春天的脚步


    我只能紧紧地握住风
    让所有的叶片都寂寞上去


    而后,和你一起
    静听一朵花裂变的声音


    2019.04.02凌晨6:27分于燕城将军山


    ^673亮剑_22019/4/15 22:35:11

    《在一个小火车站》




    《在一个小火车站》


    辛 也


    在一个小火车站
    阳光,闪烁着斑驳的回忆


    岭头,我的乡里
    铃声响起,我的童年随着轰鸣的列车一道启碇


    多少人和事都已过去
    而钢轨还是牵扯着远方


    此刻,一列火车正好扑面而来
    我看见了自己在铁路上捡拾煤渣的影子


    青春的脚步随着车轮渐行渐远
    而煤炉里的火花还在跳耀


    辛也 2019.03.论坛。30 16:42分初稿 31日凌晨3:10分定稿于岭头



    ^672亮剑_22019/4/14 5:10:11

    《或者,和一片云有关》(福建“闽诗有约”同主题征集诗)


    《或者,和一片云有关》


    辛 也


    和你就这么擦肩而过
    无非是一片云和另一片云之间


    天外显得拥挤
    我们的交织也许只是短暂的分手


    雷雨或者阳光,其实都在预料之中
    我们不用在乎迟滞的氛围


    当年的春天也是这个样子容貌
    阳光柔软,雨水滋润


    此刻,我们的联想飞得太远
    不像燕子就在屋檐筑巢


    春分,你飘到哪里
    我的影子也印在哪里


    2019.3.20.23:24分于燕城将军山


    ^671亮剑_22019/4/14 5:03:13

    《或者,有关风月》


    《或者,有关风月》

    辛 也


    好吧,我姑且躺下
    我家的天花板似乎没有毛病


    雨,下个不停
    枕边有湿润的印记


    雷声从迢遥的天际滚滚而来
    我不再思量过往的光阴


    今晚,有关风月
    剩下的话题
    只是一个被遗忘已久的隐藏


    2019.03.10.凌晨一点零二分于燕城将军山


    ^670亮剑_22019/4/14 4:56:10

    《情人节,或者有莫名的痕迹》


    《情人节,或者有莫名的痕迹》


    辛也


    我似乎被重度隔离
    其实真正的要挟并非来自我的肢体


    一声咳嗽,发自内心
    它并不想唤醒周边的宁静


    此刻,我被河床覆盖
    一些回忆被封保存迢遥的天际


    我不想出声
    我怕我一出声,天外就会有被擦伤的痕迹


    2019.2.14晚19.57分


    ^669亮剑_22019/4/3 20:54:21

    《或者,和大雪有关》



    《或者,和大雪有关》

    辛 也


    本日,大雪
    天气凉了上去
    当然,黄花菜早就凉了


    只有一壶老酒是热的
    还有之前的夏天
    只是此刻,我有关冷暖


    我所关心的是
    一场大雪
    真的会让一朵梅花提早报春吗


    2018.12.07.23:31于燕城将军山


    2020 福建·足球论坛